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即使周遭非乐园 你我也要够健全 好的心地不要受损

 
 
 

日志

 
 

狗与屎  

2015-03-31 09:26: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一个完全缺乏前瞻性,而且完全不懂得捕捉市场导向的人。
举例说明,在六七年前,大家都还在用诺基亚和索爱的年代,我一点都没有办法理解触屏手机这件事。
“手机没有键盘还算什么手机。”“我就不信这种东西能流行起来。”
结果就是我也和大家一样,毫无悬念地,已经对着那个大屏幕点点点了四五年。
举另一个例说明,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 知乎 这个网站。
更加厌倦看到那种“……是一番怎么样的体验?”“如何评价……?”的句式。
我时常想一个网站要糟糕到什么程度才能让大家连提问的句式都要保持一致。
但结果我还是错了。于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有一个很酷的母亲是一番怎样的体验”在微博和朋友圈大行其道,甚至有时自己也会饶有趣味地看下去。
相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我好像自带一个 永远搞不清楚别人为什么喜欢这种东西 的技能。
由此可见,小时候开玩笑对父母说的退学创业真的只能是一个玩笑。

排名不分先后,无论是上帝 佛祖 观音菩萨 还是什么各种各样的满天神佛,抑或是被我们中国人习惯性称之为“上天”的那位,都应该为我的苦心孤诣所打动。
虽然没有任何信仰,但我总是能很虔诚地,在坏事发生的时候,思考它发生的用意。
但总有一些东西令我无法理解。
例如像我这个年岁的大好青年,为什么头顶会平白无故秃了一块。
现代医学告诉我这叫做斑秃。于是我现在每天都要吃三次药。
我也不是经常生病的人,极少吃药。
于是这种久违的频繁吃药给了我一种略带神圣的仪式化的感觉。
我开始很浅薄地揣测,那些信条带来的某一种规范或者限制,发挥的大概也是一种相似的作用。
相比坚持运动或者多读书增广见闻,这种坚持无疑是最简单的,但是宗教外衣会让人觉得自己在做一件带有高逼格光环的事。并且能在值得高兴的时候归功于它,在灰心丧气的时候借它作为依靠。

上面的两段话都让我有种 有头没尾 的感觉,可我硬是写不出一个尾来,很焦躁。

生日过去十天。
自从过了十八还是十九岁,自己的年龄就不是一个可以不用思考就吐口而出的数字。
总是忘了自己多少岁,需要掐指一算才能反应过来。
22岁本身并没有什么不恰当,不恰当的是意识到22岁的自己竟然比21岁的自己还退步了。
最近经常被考倒。就是在做很多事情的时候,明明觉得自己应该应付得来,但又确确实实地感觉到能力不够了。
我大概可以去知乎自产自销一个“什么事情都做不好是一番怎样的体验。”
一个小时前听到hebe翻唱万能青年旅店的《十万嬉皮》,才发现原来有些歌真的是有社会主义特色的。
敌视现实 虚构远方
东张西望 一无所长
四体不勤 五谷不分
文不能测字 武不能防身
怎么看都是一个漫天风沙下灰头土脸的社会主义青年,例如在下。

看到上篇日志的留言,高一的同学说每次看我的文章都会哭。
我觉得很可怕,这篇文章也不是很长,你看到这里应该还没有哭吧。
不要哭阿,开心一点过日子,不然你可能会斑秃哦。

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很习惯于用标题写的那两个字。
这好像其实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说着说着,自己和听众都会忘了,我们本来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就像我批判文瑜的新日志为什么有这么多“超好的!”“超漂亮的!”一样,其实很多的狗和很多的屎,也会让人搞不清楚,你想要表达的究竟是愤怒,还是激愤,还是介于愤怒和激愤之间那点不忿。
究竟为什么我们这么喜欢说狗与屎。
会不会这其实也是一种有点偷懒的信条。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