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即使周遭非乐园 你我也要够健全 好的心地不要受损

 
 
 
 
 
 

广东省 广州市 白羊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微博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2016-4-14 22:33:05 阅读302 评论0 142016/04 Apr14

小时候,家里养了只小鹦鹉,关在笼子里。

我不是热爱小动物的小孩,对花鸟鱼虫这些小生物都没有太大兴趣,所以照顾它的工作轮不到我头上,无论是喂食还是清理粪便。

我甚至可能都没有正眼看过它一眼,印象模糊到我在打下这行字的时候,都记不清楚它究竟是绿色的还是蓝色的。

唯一记得的就是它还挺胖的,肉有点多,有点臃肿。

其实家里面有过很多这样的小动物,鱼啊,鸟啊,龟啊,所有的它们,最后结局也只有死亡,我都没有太在意。只有这只不知道是蓝色还是绿色的小鹦鹉的死,一直让我印象深刻。

我没有看到它的尸体,家里的每个人都没有。那天早上,就忽然发现鸟笼的门打开了,底下散落好几根小鹦鹉的羽毛。

我以为它只是趁着门打开飞走了,家里的人却说是因为喂食的时候没把门关好,半夜有老鼠来把它叼走了。

我也很接受这个假设,因为那段时间家里窗台外面的确经常会有老鼠在跑来跑去,而且自己飞走的鸟在飞走前还要先故意抖落一身羽毛,也略显浮夸。

于是我就开始幻想那个晚上的情景。

老鼠趴在笼底下,瞪眼望着呆在上面睡觉的小鹦鹉,确定自己在最佳的狩猎状态,便忽然迅猛地扑上去。

小鹦鹉可能在一瞬间惊醒,但它也不知道该怎么逃跑或反击,纵使笼子的门打开,它也没有想到可以飞走。可能被关久了的鸟就是特别笨,笨得都忘记了自己原来是可以飞起来的,只懂得在笼子里扑来扑去。

老鼠不一样,老鼠一出生就注定是每个人都讨厌的,它们穿行在最肮脏的地方伺机而动寻找食物,每时每刻都处于可能会被打死的忧患之中,于是敏捷而机警。

作者  | 2016-4-14 22:33:05 | 阅读(302) |评论(0) | 阅读全文>>

龙虾

2015-12-26 23:07:22 阅读329 评论1 262015/12 Dec26

听说,当我们创造一个作品的时候,最好留三分之二的力气去为它构思一个好的名字。我深以为然。

就拿电影来说,有些片名是会让我一看到就想立马去看的,而有些片名是我看到就想二话不说转身离去的。

举例说明,火星救援 在我看来就是一个很不知所谓的片名。夸张一点说,它会让我产生一种玩到没东西可玩,吃饱了撑的怒气。地球上还有那么多值得救援的人,例如总是财赤的在下,都还没有着落。你究竟要去火星救援谁。这些人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而另一方面,龙虾 就是一个让我难以忘怀的电影名字,如同那个背面只有一卷厕纸的手机壳一样,根本无从抗拒。

所以今天晚上,我看了龙虾。

我从来不是一个逼格十足的电影爱好者,在记外国人名方面也很没有天赋,所以并不认识这个希腊鬼才导演。

真的,王家卫 已经是我能够真心喜爱的逼格最高极限。

龙虾 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好看,和我想象中完全不同。但当中有一种撕裂一切的快感,让我很着迷。

在我还是一个十六岁小青年的时候,我就已经表达过对原始人的向往和憧憬。

“有时候呀。

会很羡慕原始人呢。

因为大家都可以不穿衣服。

可以在对方身上扔泥巴

或者没有缘由地打斗

或者随时随地做爱

一想到必须要穿各种漂亮的衣服来装扮自己

或者不能乱打架

或者要在很多条件下做爱

就觉得烦死了。”

可惜光阴似箭时移势易,人生不但没有变得原始,还越来越高科技,实在是让人很沮丧。

作者  | 2015-12-26 23:07:22 | 阅读(329) |评论(1) | 阅读全文>>

写你太难

2015-11-1 11:49:33 阅读231 评论3 12015/11 Nov1

小时候怎么会懂得在乎爱。

身边总有可以一起疯癫的人,连群结队踩过各个地界。

跑到筋疲力竭就上床睡觉,再起来又是花不完的一整天。

而父母和老师总是躲避不开,像是摆满了一地的老鼠胶。

可惜总有人长大得早,也有人长大得晚。

所以我不明白世界上怎么会有像“年龄”这么蠢的一样指标。

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整个社会,所有身边的人,每一丝萦绕在身边的空气,都在警告着你:22岁应该怎么样,30岁又是如何,一直到90岁。还说,如果能够到90岁那么高寿才死,都可以叫喜丧了。

简直就是放屁。

可不可以让我89岁再去上大学,可不可以让我毕业之后才死。

我第一次在北方过秋天。

换句话说,我好像第一次过了秋天这个季节。

叶子真的会变黄,风真的会很大,空气真的会很燥。

于是每个白天,太阳光都变得格外的刺眼,好像一个巨大的能量波正在城中集聚。

我很喜欢这种笼罩着我的能量,广州只有在短暂的冬天才会有这么舒服的阳光。

记忆中总有一个场景,眩目的阳光照进楼梯间,我爬上家门口的铁门不停摇晃,奶奶在旁边用筲箕筛米。

好像很多年都没见过有人筛米了。

究竟是因为以前的米比较差需要去筛,还是现在的人都不在意自己在吃下什么东西了。

其实在骨子里,我是一个特别没主意的人。

很多时候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所以很随便地对待日常生活,我都不忍心透露我到北京之后吃了多少顿麦当劳。

作者  | 2015-11-1 11:49:33 | 阅读(231) |评论(3) | 阅读全文>>

王子先生

2015-10-23 13:50:38 阅读89 评论0 232015/10 Oct23

我一直自负地认为,我和《小王子》这本书之间有着不同寻常的联系。

在那些年轻点的岁月里,大家都有把自己自称为XX小王子(小公主)的习惯,而我无疑是这股风潮的最忠实追随者之一。

尽管其他人这样说,可能只是为了给自己在某个领域的专长加一个好玩又响亮的称谓。例如,我是“烤肉小王子”,听起来就会比“我很会烤肉”要厉害一点,还能隐约消除掉那种自吹自擂的味道。

但在我心里,我的确在暗地里幼稚地试图让自己和小王子之间增添一丝又一丝的联系。

不是随随便便的小王子,是住在B612小行星上的那个小王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习惯消失,我也开始和小王子走散了。

我很怕人们随便地用“超好看”“超好玩”“超喜欢”来形容某样东西。

“哦我知道那个,我超喜欢的。”然后就再也没有下文。

我就是那么挑剔而又吹毛求疵的人,我不接受这种略带夸张的,用“超”字开头来表达程度的喜爱。

我一直觉得,这听起来就像美剧里面那些青春期少女,表情做作手势夸张地吐出“love it”,为了套个近乎无所不用其极。

但无论如何,世界上还是有很多人,出于各种各样的理由,超喜欢着小王子,在我已经渐渐忘了这个名字的时间里。

看到《小王子》的电影版上映了,我很高兴。

感觉就像要去探望一个曾经很要好的老朋友,尽管不知道他现在混得怎么样了。

- spoiler alert -

电影的前半部分,被疑似中国虎妈的母亲养大的小女孩循规蹈矩地进行着被安排好的人生大计,直到她遇到了新邻居糟老头,亦即当年在沙漠里偶遇了小王子的飞行员。

作者  | 2015-10-23 13:50:38 | 阅读(8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